歡迎來到廣東三藍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醫藥借力“一帶一路”可做很多事

發布時間:2015-5-26

近30多年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傳統醫學服務貿易悄然興起并已形成一定規模,隨著中醫藥對外交流與合作工作的推進,中醫藥對健康和疾病的認知方法和治療理念越來越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為中醫藥服務貿易的繼續深入開展帶來了機遇。
“一帶一路”將給中醫藥發展帶來怎樣的影響?又會面臨哪些挑戰?為此,《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了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傳統醫藥國際交流中心主任黃振輝。
“‘一帶一路’為中醫藥國際合作創造了機遇”
5月7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關于印發中醫藥健康服務發展規劃(2015-2020年)的通知。該規劃是我國第一個關于中醫藥健康服務發展的國家級規劃。規劃提出,中醫藥將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國務院將遴選可持續發展項目,與絲綢之路經濟帶、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開展中醫藥交流與合作,提升中醫藥健康服務國際影響力。
對此,黃振輝表示,“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提出,契合沿線國家的共同需求,為沿線國家優勢互補、開放發展開啟了新的機遇之窗,是國際合作的新平臺,它將中亞、南亞、東南亞、西亞等區域連接起來,有利于各區域間互通有無、優勢互補,建立和健全亞洲供應鏈、產業鏈和價值鏈,使泛亞和亞歐區域合作邁上新臺階,因而得到了“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積極響應。沿線各國將在交通對接、產業合作、金融合作及國際貿易等方面開展深入交流與合作,這也為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中醫藥合作提供了良好的發展機遇。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有中醫藥或是傳統醫藥的使用歷史,具有一定的群眾基礎,近些年隨著中醫藥貨物貿易的不斷發展以及中醫藥服務貿易的興起,中醫藥更是成為很多國家的新的經濟增長點。借助“一帶一路”戰略構想的具體實施,中國與沿線各國廣泛開展中醫藥領域交流與合作的前景廣闊。
絲路沿線國家以及東南亞的一些國家,十分注重傳統醫學的保健功能,將其融入旅游、餐飲等行業,吸引了大批國內外顧客,已具有一定規模。
隨著全球老齡化社會的到來,各國也面臨著老齡化人口帶來的巨大壓力。例如絲路沿線國家意大利,年齡達到65歲以上約占全國總人口的20%,已成為歐洲第一大老齡國,同時也是繼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二大老齡國。老齡化?;哉鮒埔┬幸檔姆⒄乖斐刪藪蟪寤?,市場上對老年疾病治療藥物的需求將急劇增加,這為毒副作用較小、以天然藥物為主要成分的中醫藥等傳統藥物的快速發展提供了巨大的機遇。
“中醫藥走出去不容易”
雖然“一帶一路”戰略為中醫藥國際合作與交流迎來了嶄新的歷史機遇,但黃振輝直言,中醫藥走出去面臨諸多困難與挑戰。
首先,中醫藥在“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發展不均衡,各國立法及民眾認可程度存在較大差異。總體來說,中醫藥在東南亞地區得到政府及民眾的認可度較高,傳統醫學在東亞及南亞也普遍得到了政府及民眾的認可,在中亞、西亞、非洲等地區中醫藥/傳統醫藥普遍缺乏立法及管理,而歐洲地區對中醫/傳統醫學的管理多以安全性為由,限制性法律法規較多,影響著中醫藥國際合作的開展。中醫藥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明確為立法的國家有新加坡和泰國。朝鮮、韓國、越南傳統醫學主要來源于我國的中醫藥學,目前也已被納入國家法定醫療保健體系。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孟加拉國、緬甸等南亞國家已基本實現對本國傳統醫學的立法管理。英國是歐洲第一個正在對補充及替代醫學立法的國家,然而2011年,英國突然宣布“不再?;ぶ幸絞ν廢?rdquo;、“中醫師作為草藥師進行登記注冊”,至今中醫藥立法仍呈停滯狀態。意大利、俄羅斯只允許針灸開展醫療活動,但尚不承認中醫。捷克、瑞典等其他歐洲國家尚未為中醫立法,亦無明確的監督管理機構,只能由有執照的西醫師或掛靠在開業診所、執業醫師名下的中醫師開展服務。
其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尚缺乏統一的中醫藥/傳統醫藥相關國際標準及規范。目前,盡管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內的90多個國家制定了植物藥注冊標準,但整體而言,主要還是參照西藥標準而制定的。實踐證明,中醫藥及傳統醫藥相關產品的質量控制、生產工藝、藥理毒理、臨床評價和產品注冊等標準不能完全仿制現代西藥和植物藥。具中醫藥及傳統醫藥特點、被國家社會普遍認同的標準規范尚未建立,阻礙了中醫藥的國際交流與合作發展。
再次,“一帶一路”中醫藥國際合作面臨著諸多法律障礙和貿易壁壘。許多國家在立法認可和規范中醫藥及其他國家傳統醫藥時,紛紛利用法律法規,對中醫藥/傳統醫藥的準入設置各種技術壁壘,使得中醫藥/傳統醫藥國際貿易在原有困難的基礎上,面臨著新的障礙。有些國家為?;け竟騁窖У姆⒄?,出現故意提高進口中藥材、中成藥、中藥飲片等的監測標準,而對國內的中藥材等產品方面的監測則較為寬松,如重金屬污染及農藥殘留等問題等,這也對各國間中醫藥及傳統醫藥交流造成了障礙。
最后,中醫藥及傳統醫學知識產權面臨威脅。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南亞各國擁有獨特的傳統醫學理論體系、治療方法及傳統醫學藥品。歐美部分發達國家意識到傳統醫學天然藥物中蘊藏的巨大財富,利用其先進的技術對傳統藥物進行改頭換面,然后再申請知識產權?;?,此類生物海盜事件頻頻發生。如印度用于治愈傷口的植物姜黃及治療低血糖癥的植物苦葫蘆在別的國家被授予了專利;我國的青蒿素、六神丸、?;憑刃耐璧惹秩ò咐?,給擁有原創傳統醫藥知識產權國家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也成為阻礙中醫藥/傳統醫學國際合作發展的重要因素。
“中醫藥可以借此做很多事情”
黃振輝認為借助“一帶一路”戰略,中醫藥在國際市場上有著可觀的發展前景,“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做的”。
第一,繼續加強與WHO等國際組織交流與合作。從全球發展范圍來看,除西太區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分別位于世衛組織東南亞區域、東地中海區域、歐洲區域及非洲區域,進一步開展同這些區域組織的合作尤為重要。
第二,鞏固并拓展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政府間中醫藥合作,開展中醫醫療合作、中醫教育合作及中醫科研領域合作。在推進已簽署的各類中醫藥雙邊合作協議落實的前提下,可根據絲路沿線各國中醫藥及傳統學特點,有優先開展有針對性的中醫藥醫療合作、教育合作及科研合作。
第三,擴大“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醫藥民間合作與交流。目前,廣東、廣西、云南等省的中醫藥科研機構分別與泰國、印尼、斯里蘭卡、新加坡、馬來西亞、阿聯酋、法國、奧地利、俄羅斯等國簽訂了73項中醫藥合作協議,中醫藥民間國際合作前景看好。
此外,針灸在國際上備享美譽。通過世界中聯與世界針聯每年召的中醫藥針灸國際學術大會、區域性會議和世界中聯專業委員會學術會議,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醫藥及傳統醫藥民間學術交流,將進一步促進“一帶一路”沿線各國中醫藥國際合作的全面開展。
第四,建立“一帶一路”國家傳統醫學合作機制,重點開展中醫藥產品和服務貿易。通過“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政府引導與市場運作相結合的方式,協調各國資源和力量,積極扶植和鼓勵中醫藥企業在海外建立研究基地、營銷網絡,加強中藥產品物流國際配送網絡建設,舉辦產品推介會、招商會及展覽會,依托商會、協會等中介機構,實施出口代理等手段,擴大中藥的貨物貿易,拓展國外中藥市場。并聯合“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建立稀缺瀕危傳統藥資源?;ぴぞ低?,實現優勢資源互補。
第五,聯合絲路沿線各國,共同制定并推廣中醫藥與傳統醫學國際標準,并開展傳統醫學知識產權?;ず獻?。目前,傳統醫藥知識產權受到侵害是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尤其是東南亞、南亞各國所共同面臨的嚴峻問題。我國可進一步倡導“一帶一路”框架下沿線各國傳統知識產權?;ず獻?,形成傳統知識產權聯合?;せ?。同時推動傳統醫藥相關標準的聯合開發與制定,率先倡導“一帶一路”沿線各國制定統一的傳統醫藥標準,建立傳統醫藥國際標準化信息交流渠道,推進傳統醫藥國際認證認可體系建設。引導建立國際社會能夠接受和認可、適合中醫藥特點和各國(地區)具體情況、包括疾病診斷、治療方法、療效評價、質量控制等在內的傳統醫藥醫療、保健、教育、研發和生產的國際標準和規范。

{ganrao}